当前: 首页
> 聚焦> 一线女性
那些年,她们为祖国献石油——全国第一支“三八”女子采油队的光辉岁月
来源:中国妇女报 时间:2019.10.23 字号:【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王江平

1955年6月,一支番号为“1219青年钻井队”的石油勘探队伍来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准噶尔盆地西北缘一片杳无人烟的戈壁荒漠。

同年10月29日,克拉玛依一号井喷出工业油流,宣告了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的诞生,1958年5月29日,克拉玛依正式建市。

在席卷全国的“我为祖国献石油”的热潮中,为了凸显巾帼力量,1958年7月26日,克拉玛依油田成立了全国第一支“三八”女子采油队。这些从五湖四海聚集到克拉玛依的年轻姑娘们,顶风雪、冒严寒、战酷暑,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增添了一抹亮丽色彩,为祖国经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努尔金、粘翠花、古丽尼沙汗、焦士英、李有芳、杨晓梅、王从荣、张炳芳、曲桂芳、李凤仙、陈香婷……这些全国第一支“三八”女子采油队队员们如今已是耄耋老人,在她们的讲述中,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和她们一起回到了那段光辉岁月……

吴淑华:艰苦创业,为祖国奉献能源

83岁的吴淑华现在还经常出现在克拉玛依的各类宣讲课堂上,讲述第一代石油人为祖国献石油的故事。

时隔多年,回顾那段光荣历史,老人依然热血澎湃。

1958年,因石油会战需要,吴淑华担任全国第一支“三八”女子采油队的指导员。她把不满10个月的大女儿托给别人照看,就跟着采油女工们上了一线。

采油一线工作非常艰苦。

夏天的戈壁滩,没水、没树,温度高达四五十摄氏度,井架子晒得发烫,必须戴上手套才能干活;吃饭时,带的馍硬得像石头,大家就就着咸菜蘸水吃;因为缺水,姐妹们的嘴唇干得裂口,渴极了,只好喝漂满柴油、机油、汽油的循环水。

夏天难熬,冬天更难熬。水和泥浆溅到身上很快就结冰,像穿了铠甲。朱桂芳(音)是采油机工,冬天有棉帽子也不敢扎紧耳朵,因为要随时听机器的声音,耳朵被冻得流黄水,鼻子也冻肿了。丈夫不忍心看朱桂芳受苦,劝她:“别干了,咱家又不缺你那几个钱。”可朱桂芳说:“我们不是为了钱,解放了,我们妇女也能和你们男人一样建设新中国!”

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三八”女子采油队的队员们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坚持了下来。一袋水泥,她们肩上扛一袋,胸前抱一袋,一路小跑往井上送。等把水泥都搬完,大家个个像散架了一样瘫在戈壁滩上……

“我们第一次在黑油山脚下打出油后,姐妹们兴奋地抓起黑油相互抹在脸上、身上,那种斗志和豪情、那种喜悦劲儿,无法用言语形容……”吴淑华说。

一线工作不光苦,还有各种危险,有时从井架上掉下个螺丝钉都有可能夺人性命。为了保障姐妹们的安全,吴淑华白天晚上都待在一线,一刻也不敢离开。

1959年年初的一天,矿区领导派人到井队接吴淑华,让她到矿区开会。眼看车一路开到了医院门口,吴淑华才得知是女儿病危,让她快去看看。在医院,看到孩子有家人照顾,吴淑华狠狠心又回到了采油一线。

吴淑华说,不是自己狠心,而是她觉得孩子还有人一对一照看,而采油一线女队员们的背后是一个个家庭,她们出事了可咋办呀?

令吴淑华自豪的是,除了一位队员因违反操作规程导致小腿骨折外,再没出过任何工伤事故。

初创时期的克拉玛依,还没有“民族团结”“三个离不开”等提法,但“用不着上级领导要求我们团结,我们本来就团结得很嘛!”正如“三八”女子采油队队员、维吾尔族老人阿吉汗·吐尔地所言,在这支由汉、维吾尔、哈萨克、蒙古、回等多民族姐妹组成的队伍里,同甘共苦,团结奋斗,从成立之初就深深扎根在每个队员心中。

粘翠花:为祖国献石油是一辈子的光荣

1958年秋,粘翠花离开了美丽富饶的山东半岛,来到了克拉玛依。一下车,她就赶到克拉玛依矿务局油田处(现为采油一厂)报到,当天就被分配到“三八”女子采油队,成了一名采油工。

当晚粘翠花就被安排上夜班。虽然长途跋涉身体疲累,但想到将要为祖国石油工业做贡献,粘翠花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高兴——来这里的路上,她就听人说起过“三八”女子采油队,这让她倍感光荣。

当上采油工,也意味着开始了倒班生活。晚上巡检时,经常遇见狼、狐狸等,好几次粘翠花都吓哭了。每到这时,师傅们就教她如何躲避这些野生动物和自我保护。慢慢地,时间长了,粘翠花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油田运输车辆很紧张,经常下了夜班却没有送班车。碰到这种情况,粘翠花就和队友们连班干。到了夏天,天黑得晚,没有车,她们就步行十几里回宿舍。所以当时矿务局有个明文规定:“不管是领导的车还是其他车辆,只要在油田碰上了下班的女工,都必须停车将其带回矿区。”

当时,“三八”女子采油队共有150多名女工。除了上班,大家在业余时间要参加政治学习,上技术课,还要参加捡废铁、打土坯等义务劳动。

让粘翠花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女工。她在上班期间突然临产,救护车未能及时赶到,她就把孩子生在了储油缸旁的计量站上。如今,这个乳名叫“油缸”的孩子也成了石油人。

在这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队伍里,个人也得到了锻炼和成长。

在工作中粘翠花勤学苦练,很快就掌握了采油工的全部技能,不但能单独完成清蜡、测量和计算油气比、量油、倒流程、烧锅炉等工艺操作,还被评为“优秀学徒工”,后来因表现出色,她还当上了1号站的站长。

“三八”女子采油队每年都高质量完成生产任务,做到了安全生产,多次受到矿务局和石油工业部的表彰。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

几十年来,克拉玛依,这座因油而生、因油而兴的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三八”女子采油队已成为历史,但这群女性充满艰辛的创业史已被历史铭记,她们的精神还在传承和弘扬,成为新一代石油人学习的楷模。

采访中,老人们纷纷表示,作为全国第一支“三八”女子采油队的队员,她们要把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好传统一代一代传承下去。“1959年我17岁,获得全国劳模荣誉称号。奖章属于女子采油队,这是姐妹们的集体荣耀。我要把接力棒交给下一代,教育子孙后代始终对党忠诚、为国奉献!”77岁的卡依夏·可可思汗告诉记者。